2014年十月21日,跟老師的溝通出現很大的鴻溝,老師非常排斥他,跟老師溝通時,老師說了一些話,讓我覺得很受傷。

 你的孩子就是不正常,他跟一群不正常的小孩在醫院上課表現好,我一點都不想知道,我只要告訴你,他在學校跟正常的小孩一起上課,老師不可能只注意他一個,就算你有看到他在進步,他跟正常的孩子還是有落差。

一直試著跟老師溝通再溝通,整理了一份ADHD相關的研究和教導方式研究報告給老師,老師說他女兒也是ADD,他看過太多ADD的資料,他的孩子就沒有弟弟的情形,弟弟是想引起別人注意、沒有家教、具有攻擊性,我的資料她只是稍為的翻了翻就還給我,我知道老師一定是很氣,所以說了很多不適宜的話,即使我這麼想,回家後,我哭了很久。

 

十月22日,一堂美勞作業,引發老師更大的不滿和排斥,在學校下午的美勞課中,這輩子第一次拿到剪刀的弟弟,拿著剪刀,看著老師發下來的紙張,他沒有辦法專注在剪紙上,而是拿著剪刀開始剪起周圍的東西,裝飾用的鐵絲、課本、膠水蓋,用兩隻手拿著剪刀在眼前不停的開合,我知道這是他太好奇這種神奇的工具。

老師多次制止不成後,把他一個人連著小桌子拖到講台前面,和其他孩子隔離,大聲地斥責他,他不懂老師為什麼生氣,老師教他只准剪老師給他的紙,紙上是一格一格的小方格,要把小方格剪下來貼在本子上,才算完成美勞作業,第一次用剪刀的弟弟連單手拿剪刀都拿不好了,當然也沒辦法把小方格剪下來,老師不斷地責罵讓他開始自暴自棄,拿起紙張就開始無章法的亂剪亂割,想當然的,老師更生氣了,兩個老師輪流的罵他,拍打他的手臂,他依然顧我,到了下課時間,他還沒完成作業,老師叫我進教室,坐在他旁邊,說他是沒辦法教的孩子,講都講不聽,氣到一直重複著傷害孩子的話,媽媽你看他,把教室的東西都剪壞了,另一個老師從後方輕輕飄來一句,他就是這樣啦,不正常啦。

心在滴血,我能體會弟弟達不到老師要求的失落,甚至開始有了" 反正我怎麼做都錯,那就隨便做 "的反抗心理,我安撫著他,當下我並不回老師的嘴,因為重點是要完成美勞作業。所以我叫他的名字,握了他的雙手,叫他眼睛看著我,我跟他說我會陪他一起做好,可是你要幫我。二十分鐘後,雖然剪得並不完美,可是把可以剪下來的方格都貼在本子上了。完成的時候,弟弟很開心的笑了。

在他前面我不敢哭,我知道他很努力,老師在我面前罵他," 你看你連這個都不能做好,其他小朋友都不用媽媽陪,只有你讓媽媽那麼辛苦。" 那一刻,我知道他是難過的,只是很倔強的,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 

兩個月來和老師的碰撞,我知道弟弟受傷了,我也受傷了,老師也受傷了,我懷疑起自己的堅持,不用藥的堅持是對還是錯?這兩個月來的點滴,情況急遽惡化,弟弟需要有耐心的老師來接受他容忍他,時間,或許就是我後來妥協用藥的原因之一。怎樣做才是對弟弟好?用藥,能讓他融入人群,減少和人的摩擦,不用藥,可以讓他盡情發揮他特有的創造力,卻有很差的人際關係。

 

 

 

十月26日的晚上,我問了姐姐,

 

 我:姐姐,小時候我逼你吃藥,你會不會恨我?

 

 姊:(想了一下) 那時候會,而且那個藥很苦耶,吃完之後整個頭都好暈,整天都沒辦法做想做的事。

 

 我:吃完會很不舒服嗎?

 

 姊:對阿,頭會很暈,所以我都想要去找婆,因為婆不會逼我吃藥。

 

 我:對不起。

 

 姊:沒關係啦,我現在還不是活得很好。

 

 

 

說完姐姐很用力地抱了我一下,說 " 我還是很愛妳拉 "。我又哭了。我的決定會不會害了這兩個孩子。

 

 

 

十月27日,兒童心智科回診,我放棄了堅持,接受醫生MPH治療的建議。開始讓弟弟用藥。

 

 

 

第一個星期的用藥,弟弟身體產生非常大的變化,藥效期間很快地達成老師要的學生,當下午回到家,藥效一過,就像強制壓緊的彈簧一下被彈開來,整個晚上,都呈現亢奮的狀態,甚至到了用頭撞人或撞牆的情形,這是用藥前不會有的。

 

 

 

第二個星期用藥追蹤回診,跟醫生反應後,醫生改了用藥,換來了一個非常安靜非常聽話,副作用也降低了,老師口中的好孩子,可是他是我的弟弟嗎?這是我要的嗎?為什麼我的心會往下沉?

 

 

 

弟弟接受MPH藥物治療的第三個星期,大家都說弟弟變乖了,弟弟進步了,為什麼我會那麼難過,為什麼我心會那麼痛,為什麼晚上弟弟入睡後,我就躲在書房裡哭。這真的是我要的弟弟嗎?

 

一直以來那個精力無限、爆發力十足的弟弟不見了,現在的早上一起床會禮貌地跟我說聲早安,然後靜靜地坐在沙發上,不會吵也不會鬧,等著我準備早餐給他吃,非常安靜地吃完了早餐,會說聲我吃飽了請慢用,拿著餐具去洗手檯放好,回到客廳乖乖地坐在沙發上,等著上學時間到,老師也說弟弟進步很多,現在是班上得到星星最多的孩子,能完成老師要求的孩子,達到老師期望的孩子,這麼棒的他,為什麼我心裡會那麼的沉重,弟弟的臉上笑容不見了,那個開心爽朗的笑聲也幾乎聽不到了,跟著他笑容的消失,我也跟著笑不出來了。

 

以前隨時隨地都有不同鬼點子的弟弟,創意無限的弟弟不見了,揉著一團紙隨便插在竹筷上,跳來我旁邊說,媽咪~我愛你~這是我做的花~送你~,又開心的跳開去搞下一個創意的弟弟,那個永遠都有科學家精神的弟弟不見了,換來了一個隨時都是安靜地坐在沙發上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弟弟,沒有口令也就沒有動作的弟弟,一個眼睛裡沒有光彩的弟弟,這真的是我要的弟弟嗎?

 

我在跟老天搶時間,可是唯有時間是老天不會讓我搶到的,怎麼做才是對的?連我自己的內心也在不斷的拔河,接受了MPH治療,真的是對弟弟好嗎?我是在幫他?還是害他?醫生和老師都說弟弟進步了,相當滿意弟弟現在的樣子,是真的進步嗎?

 

 

 

從九月開學後的第二個星期,每天中午,在老師的要求下,我會到學校把弟弟接回家午休,當然他是沒辦法睡覺的,原本就不睡午覺的他,加上藥物的作用,更沒辦法睡午覺了。他的同學都會問," 楷睿媽媽,為什麼他可以上兩個半天阿 " "他為什麼可以回家睡覺啊?",我都會好好地和它們說, "因為他回家之後,老師才可以好好休息阿 ",持續一段時間後,同學們慢慢的從原本疑惑的眼神轉投以羨慕的眼光看他,每到中午我接他的時候,總會把我圍住,一個一個不停的發出問題,幾個小女生還會輪流跟我報告在學校發生的事情,我會聽他們說話,所有的問題我也都會回答他們。

 

一天,有一個小女生跑來跟我說, "楷睿媽媽,他今天很棒喔,他很乖,有聽老師的話,今天老師給他三個星星喔!" 我輕輕地摸了一下他的手,跟他說 "謝謝你,謝謝你跟我說他今天很棒!" 說好話是會感染的,連續三天,他都跑來跟我說,弟弟今天做了甚麼事很棒,有時候是幫同學撿東西,有時候是幫老師洗碗,有時候是扶跌倒的同學。第三天,除了謝謝他,我輕輕地抱了他一下,跟他說:謝謝你,每天都幫我一起幫楷睿!" 小女生開心的跳開了,大概其他的小朋友也注意到了,現在每天都有不同的小朋友來跟我說,楷睿今天很棒喔,他做了甚麼甚麼!

 

某日中午,連老師都注意到了,也來跟我說,楷睿進步很多,很棒,他有看到我做的努力。

 

一有時間,我帶著他們玩遍了台灣,感受每個地方的人情世故,體驗不同的生活,每年一次的環島,只要有假日就在不同的活動中穿梭,我知道我的方向是對的,成長有時候就只能等待,但卻還是一直問著自己,能不能為他們做更多?

 

心中的大石些微的放下了一點點,再加油!!!一定會更好的!!!

 

arrow
arrow

    kkcat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