柴山會辦了個山大王與水大將的活動,我們早在六月底報名了水大將活動,不巧的遇到了幾十年來罕見的旱期,直到八月底湧泉才出水,真的是等到我們望眼欲穿阿,更想不到出水不到兩周,湧泉又即將結束,一直禱告著要讓我們活動順利阿。

看來上天是聽到了我的禱告了,9/12的水大將活動,幾近完美的結束。

一早九點,帶著弟弟就來到龍泉宮旁的龍巖冽泉報到,跟著顏老師邊走邊聽湧泉的故事,從現在的湧泉,真的很難想像在五六十年前,泉水是不曾斷過的,耆老的口述歷史中,他本人在湧泉裡學會了浮潛,甚至可以抓到大尾鱸鰻,泉中魚蝦及生物的多樣性可是多到數不清,和現在要逢大雨才會現湧泉的情形,差異甚大。

 

水大將報到  

「龍巖冽泉」舊稱龍眼井泉或龍目井,因八景之一的「瑯嶠潮聲」,「瑯嶠」由鳳山縣(現大高雄)改隸恆春縣(現屏東縣市),故改以「龍巖冽泉」替換。柴山湧泉就此擠進「鳳山八景」!


在清《鳳山縣采訪冊》中, "打鼓山"(現柴山)的部份內容提到

 「山麓一巖,有泉出石罅,夏秋雨潤,泉湧如噴雪翻花,潺湲遠聞,冬春稍細 (土人云此泉甚奇,雨則吞入,旱則吐出) ,下注汙池,灌田數十甲,汲以煮茗,清甘異常,極旱不竭,居民名為龍巖泉。」


曾經極旱不竭的湧泉,因為人為過度的開發,地形的變化,氣候的變遷,柴山的蓄水能力大不如前,曾經從宋朝起供養著大高雄地區人民的湧泉,如今成了颱風大雨季後,才會短暫湧出的奇景。而湧泉前的小廣場也因為美化及兩次工程的墊高,讓原有的原生物種(包含米蝦及小型魚類)、大尾鱸鰻就此絕跡。

湧泉現況  

2013年初,已經在此耕耘多年的柴山會,由總幹事楊娉育主導調查計畫,北起自強新村溝渠、南到石頭公水泉花,付出大量的心力人力,開始對湧泉進行資料調查、訪問耆老、查訪史料、對內惟埤一帶人文及水文進行了半年的調查後,於10月獲得高雄市政府經費挹注,開始恢復湧泉示範區,並認養周邊土地進行復育。

大到柴山、小到溝渠中的沙粒,楊總幹事都能說出有關柴山的故事,不難想見他對這塊土地的付出,聽完湧泉簡單的介紹後,大家跟著顏老師步行來到龍泉宮側門溝渠,此起往北至自強新村,都可以發現用珊瑚石所搭建的溝壁,柴山是珊瑚岩地形,雨水順著土地和岩縫儲存在山體中,再由岩縫中湧出,水質清澈,絹流不息,但隨著人為的開發,水量逐年減少,龍泉寺、龍目井兩處以美化及方便民眾觀賞之名,將出水口封死,就像龍的雙眼,左眼被刺瞎,右眼被挖掉,完全被破壞殆盡,聽著解說都不經跟著心痛起來。

湧泉簡介  

跟著溝渠,我們逐步南下,先到了林家古厝前,從林家由泉州移民來台的第七代,今天恰巧未開放,所以顏老師就帶著大家在外面邊聊邊拍照。顏老師說溝渠中多孔隙的石壁,植物長得很旺盛,例如在石壁發現秋海棠,即使溝渠被清掉,幾個月後又回來了。大自然一再的向人們證明湧泉所帶來的生生不息,只是很少人去注意到啊!

林家古厝  

接著來到了龍泉寺正殿,原本祀奉的是土地公,因清代移民到柴山內惟聚落的人們,將媽祖請到台灣,龍泉寺才將主殿改為祀奉媽祖娘娘,略作停留休息後,我們開始往石頭公廟前進。每到一個溝渠,顏老師就停下來讓我們觀察溝渠裡生物的變化,從龍泉宮側門的清澈水流,到正殿旁的溝渠,渠中開始有藻類生成,有藻類就代表家庭廢水的污染開始影響到水體了。隨著腳步的前進,溝渠中的藻類也越發的多。

藻類溝渠  

我們停在了石頭宮廟前的溝渠,溝渠裡的發現了大量的白色藻類,導覽老師先讓大家猜,為什麼溝渠裡都是白色的藻類呢?孩子們的答案,有機物、廢水汙染、太陽照不到、優養化,甚麼答案都出來了,可是令人驚訝的,原來這不是藻類,也不是汙染,而是一種叫做水泉花的菌類。

原來石頭公廟附近,在日治時期曾經是「高雄溫泉」,長年保持在攝氏22~23度,含豐富的礦物質,連附近的空氣中都有硫磺味,而菌類在吸收了礦物質及硫磺後,長出了獨有的白色水泉花。楊總幹事說石頭公廟前的圳溝,乾淨的水從溝底冒出,從未斷過,只有大小之分,他還會持續的追蹤調查,努力復育這片土地。

水泉花

最後大家來到今天的最後一站,牛奶館,日治時期,周圍曾是日海軍官舍,而這兩塊土地是當時高雄牧場的所在,說高雄牧場大家可能沒甚麼印象,高雄牧場就是現在有名的高大牧場的前身,現已經政府輔導搬到屏東去了,在日治時期,當時沒有電,更沒有電冰箱,要保存新鮮的牛奶,就是將牛奶裝進玻璃瓶放入冷泉中保存,日本撤軍後,國民政府就逐漸將這塊土地荒廢了。

牛奶館由來  

直至兩年前,柴山會認養這兩塊土地,細心的照顧,才又將土地恢復得如此美麗,楊總幹事細說前方的兩棵木麻黃,六七十年的木麻黃,因為一次修剪樹木,為求方便,將樹葉樹枝盡數鋸去,導致木麻黃枯死,在協會的努力下,讓榕樹附著在木麻黃上,到現今能再現風華,繼續和我們見面,述說著這片土地的故事。

牛奶館全貌  

結束了一個上午的導覽,帶著弟弟去踩踩即將結束的湧泉,冰冰的冷泉剛好紓解我們的暑氣,夏天走了,秋天來了,腦子裡想的卻還是楊總幹事所說的,這美化到底是為了誰,美化了人心?滅絕了生態?到底是人的所見太過狹隘,還是想法不夠久遠,從暑假開始延續到現在的幾場生態之旅,讓我對生命有更深一層的認知,人類阿,文明的意義到底是甚麼?

泡腳  

石縫中不斷湧出的泉水...洗滌了多少因人所產生的錯誤....

石縫中的湧泉

柴山真是個好地方,弟弟說下一次他要挑戰一小時爬上柴山,然後再下來玩水,^^(重點應該是要玩水拉),

我們的旅程不會因為開學而停擺,因為人生就是要不斷地前進阿^^~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kkcat03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